潛心水文六十載 碩果累累饋後人——追思中國PMP/PMF大師王國
安先生


來源︰黃河規劃設計    發布日期︰2019/9/1    

2019823日,90歲的著名設計洪水專家、中國PMP/PMF大師、我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王國安先生永遠離開了我們。得知先生與世長辭的消息,我們感到無比惋惜和痛心,從此之後,治黃事業永遠失去了一位科研先鋒,黃河設計永遠失去了一位創新模範和敦厚的長者,而我們也永遠失去了一位並肩奮進的戰友和師長。

先生一生求索,創新不止,筆耕不輟,著作等身,榮譽無數,三次被推薦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候選人。他主持出版專著3部,參編專著5部,發表論文90余篇,共計380余萬字。其中,先生集畢生所學所思所為,歷時27載,數易其稿,成就了鴻篇巨制--《可能最大暴雨洪水計算原理與方法》,一經問世,讓"世界上從事PMP/PMF研究的廣大機構""受益匪淺"

PMP是可能最大降水的英文簡稱。在江河規劃和水利水電工程設計中,合理確定設計洪水是首要任務。通俗地說,水庫的大壩到底應該建多高,應按什麼樣的洪水標準設防。標準定高了,會造成經濟上的浪費;低了,又會危及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因此,這個問題歷來受到世界各國的重視。PMPPMF(可能最大洪水的英文簡稱)即是為解決這一問題而提出的一種科學計算方法。

先生的這一著作全面系統總結了1958年以來中國在PMP/PMF方面的實踐經驗和研究成果,將PMP/PMF的計算方法通俗化、系統化、理論化,強調深入分析、宏觀控制、合理性檢查,使所得成果相對穩定,具有理論創新性和實用先進性,是一本獨具中國特色的PMP/PMF專著。

中國工程院和中國科學院的4位院士和9位著名的專家教授均給予《可能最大暴雨洪水計算原理與方法》極高評價。武漢大學的博士生導師甚至預言︰"這本書將會影響幾代人!"

也正因為這部著作,先生2000年受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邀請主持修訂《PMP估算手冊》,從而成為主持修訂WMOPMP估算手冊》的首位中國人。

2004年,WMO在加拿大柏靈頓組織召開國際會議,審查先生提交的《PMP估算手冊》第三版送審稿。來自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巴基斯坦和阿根廷的專家認為,將PMP方法類型分為直接型和間接型不是很妥當,並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彼時,中國在該領域的研究時間和成果積累遠遠少于與會國家。面對質疑,先生毫不怯場,沉著應對。

他先用"矛盾論"切題,提出自然科學的分類要抓主要矛盾,後用"人只能分為男人與女人兩類"的類比來破題,指出分類並沒有偏重,深入淺出地化解爭論。

這就是先生,基礎研究扎實,思維敏銳,永遠對中國技術和中國文化無比自信。

也正是這種自信,讓他多次在國際大會上博得了與會專家的肯定和尊重,成功引領中國的PMP/PMF走向世界。

先生的一生經歷了中國水利事業大發展的黃金時代,經歷了人民治黃70年的重要時期,為中國水利事業和治黃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他開闢了黃河流域PMP研究。先生的PMP研究生涯始于1955年,與此同時開始的還有先生對水文科學研究的濃厚興趣。

1955年,先生25歲,剛從四川大學水利系畢業一年,作為黃河水利委員會的技術干部被保送到華東水利學院(今河海大學)水文系研究生班學習。期間,先生學習了前甦聯專家"如何用頻率分析法計算設計洪水",這是他首次接觸PMP技術。

正是這次"觸電",讓先生覺得"水文科學尚處于發展階段,未知領域很多,值得我們去探索研究。"並認識到"在探索中一旦認識了某些規律以後,不但是對自然科學的推進,對自己也是一種樂趣。"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先生把水文科學研究作為"一種樂趣",畢生孜孜以求。回到黃河上工作後,先生一直從事設計洪水研究,使用的方法是前甦聯的頻率分析法。但實踐證明,這種方法局限性較大,而美國從20世紀30年代采用的水文氣象法,可能更適合黃河這條特殊的河流。

一個大膽的念頭,在他心頭萌生--他要在黃河上首先開展PMP研究。

于是,先生帶領一批技術骨干夜以繼日地鑽研PMP的各種方法,並成功找出了兩種方法的契合點,將它們融會貫通,創造性地提出了一套獨具中國特色的PMP分析計算方法,並在黃河三花間(三門峽至花園口區間)暴雨洪水實際研究中取得成功。

這一全新理論引起了水利部專家陳家琦、葉永毅的高度重視,全國許多單位都開始學習。最值得一提的是,這項研究成果為日後世紀工程小浪底的上馬提供了重要的依據。

19758月,淮河上游發生特大暴雨,板橋、石漫灘等水庫垮壩,造成慘重損失。水利行業在反思時認為主要原因是"水庫(防洪)安全標準偏低",提出引入水文氣象法計算水庫(防洪)安全標準。然而,如果以PMP/PMF作為保壩標準,全國已建的8.64多萬座水庫中80%將被認定為病險庫,除險加固費用將遠遠超出當時的國力。

先生對此事一直憂心忡忡,他決心要找出問題的癥結。

經過潛心研究後,先生發現"在設計洪水計算上,若照搬前甦聯規範,則萬年一遇洪水偏大,並提出人為規定可能最大洪水要大于萬年一遇洪水不妥。"他先後編寫了14篇文章,反復闡述在現行規範中所存在的問題、產生的原因,並3次上書建議修改規範。

天道酬勤,最終在1994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防洪標準》中,采納了先生的建議,取消了PMF必須大于萬年一遇洪水的規定,並縮小了PMP/PMF的使用範圍。

自此,中國的PMP/PMF工作步入了健康發展的道路。

先生一生熱愛學習,退休後仍堅持學習、工作,積極發揮余熱。他時時牽掛著設計院的生產項目,特別是近十多年來我院承擔了大量亞、非、拉美等國家的國際水電項目,他利用參與較多國際交流的優勢,收集了大量國外水文、氣象資料,並開創性地提出 "無資料地區洪水估算方法--K因子法"。這個方法,在吉布洛電站、CCS水電站、甦阿皮蒂電站等多個國際工程的暴雨洪水計算中得到了應用,有效解決了水文氣象資料缺乏的問題。

不僅如此,先生將自己畢生的研究精華傾囊傳授,為年輕人才的培養做出了巨大貢獻。他曾笑稱,"與年輕人在一起,我能從他們那里接收新鮮思想,有利于我保持年輕心態,這是長壽的秘方,真是益壽延年! "

先生平日生活儉樸,但志趣高雅。他的客廳,曾經擺放滿了大大小小從各地收藏的奇石。在80壽辰之際,他主動提出將歷年精心收藏的236塊黃河奇石全部無償捐贈給黃河博物館。經專家鑒定,先生的捐贈品文化內涵豐富,觀賞和收藏價值頗高,為人們了解黃河文化以及黃河流域的地質演化提供了很好的實物標本。2017年,先生又將自己從事治黃事業六十余載積累的寶貴資料及專業書籍全部捐贈給院檔案館永久珍藏,為豐富館藏增添了"法寶"

人生在世,來去匆匆,就像行進在生命的軌道上,有起點就有終點,但生命的價值卻各不相同。

先生把畢生所學、所創,傳承後人,為中國水利和治黃事業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先生把畢生所愛、所藏,無私捐獻,留給人們一筆豐碩的物質和文化財富。

這樣的高尚情懷,無不令人欽佩!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

當前,正值我院全面深化內部改革、強力推進重大項目實施、系統提升技術能力的關鍵時期,我們要大力學習和弘揚王國安先生堅定科研信念,不懈追求理想,潛心鑽研學術,銳意科技創新,以及不計個人得失,甘于把畢生心血都奉獻給治黃事業的精神,解放思想,敢于突破,做治黃事業的奮斗者,全力攻克西線、古賢、黃河下游生態廊道、TBM關鍵技術研究中的難題,去填補空白,去探索未知,去勘測新路,為黃河的保護和治理貢獻智慧和力量,為黃河設計又快又好發展接續奮斗!